[西安外墙清洗]用展演促传承 发扬“一棵菜”精神赋予“老”戏新活力

时间:2019-07-10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张学兵 辞职 前妻

  

  《劫魏营》剧照 悦 之 摄

  “武戏难练,没有十几年童子功可不成。”武戏人挂在嘴边的这句话,饱含着武戏人才培养难、武戏剧目传承难的艰辛。近日,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集国家京剧院全院武戏人才力量完成的第二届武戏展演不仅收获了满堂喝彩,也为武戏行当面临的困局找到破解之道提供了良好平台。

  国家京剧院连续两年举办武戏展演,在给演员搭建展示平台的同时,也让戏迷们过足了瘾。“通过这次武戏展演,国家京剧院希望培养一批优秀青年武戏人才,打造一支高水平的艺术创作团队,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发扬国家京剧院的艺术风格,让武戏行当在新时代焕发新的生命力。”国家京剧院院长、党委书记宋晨说。

  如何改变武戏现状

  以展演促练功

  回顾京剧历史不难发现,无论是杨小楼、李万春、厉慧良等一代武戏名家挑班唱头牌的年代,还是上世纪80年代武戏演出时的辉煌,武戏也有过高光时刻。在本届武戏展演中,许多剧目既突出了主演文武兼擅的全面功夫,又展示武戏配演特别是武行的风貌。在京剧名家叶金援看来,武戏演员讲究功架和气魄,更要有自信和大将风度。而今的武戏演员,往往注重表现个人技巧而忽视了人物的塑造。“武戏中的开打一定要符合人物身份和剧情发展,不能没头没脑上来就打。”他说。

  以京剧《恶虎村》为例,这是一出唱功分量很重的武戏,对剧中饰演黄天霸的演员王宇舟而言,挑战前所未有。最初接下这部戏时,王宇舟并不自信。“开场40分钟的唱段对武生唱念方面的基本功是个很大的考验。”王宇舟说,以往的戏在武功方面并不是很担心,只要发挥平时练功的水平就可以了,但这部戏更注重表演,需要演员在刻画人物性格上多下功夫。“4个月前,叶老师给我讲戏,让我明白其实武戏也是在演生活。”叶金援一直希望王宇舟在唱念和表演方面有更大的进步,正如记者所见,除了临上场前不忘给王宇舟鼓劲,整场演出中,叶金援都站在侧台为爱徒“把场”。 “散场后叶老师在小本本上写下很多意见,都值得我反复推敲。”王宇舟坚信,通过反复雕琢、提高唱功,演绎好《恶虎村》,会让自己的艺术生涯有质的飞跃。“连续两届参演武戏展演,我既是参与者,也是受益者,剧院搭建的平台让我在提高武戏技艺的基础上,在表演方面也有了提升。”他说。

  如何做到老戏新演

  赋予老戏新活力

  面对现今京剧舞台上存在的文武戏发展不均衡、优秀武戏人才匮乏的局面,如何在展演中将武戏经典剧目挖掘、展示得更加全面,是摆在武戏导演和演员面前的一道难题。

  “以《雁荡山》为例,这出上世纪50年代由东北戏曲研究院京剧团创排的经典武戏,在首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引起轰动,曾被周恩来总理称为‘新中国第一次武戏革命’。随后在全国院团普及,戏曲学校班都要排,堪称全面训练武戏演员的佳作。”《雁荡山》复排导演孙桂元说,新一代观众审美水平提高,对这一经典剧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值得欣慰的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平常无法展现的场景借助科技手段有了施展空间。“以水战为例,原来的剧本里就是翻下两张桌子,得益于梅兰芳大剧院有个通体升降平台,可以作为山崖,如今类似云里翻等高难度动作也能让观众大饱眼福了。”在孙桂元看来,《雁荡山》这出戏最大的特点是以哑剧形式突出武戏特色,刀、枪等诸般武艺,徒手格斗的激烈厮杀和翻转腾越的跟斗功夫等满场高难度技巧层出不穷,在音乐伴奏下,曲牌与武戏的结合恰到好处。

  “整出戏只有短短40分钟,却涵盖了溃败、追击、上山、夜袭、陆战、水站和攻城等诸多场景。不用一句念白,就把场次结构明明白白地传达给观众,全靠演员过硬的基本功。可以说,这出戏集中体现了武戏演员的全面技能。”《雁荡山》中贺天龙的扮演者刘魁魁说。

  如何做好传帮带

  发扬“一棵菜”精神

  梨园行历来有“全梁上坝”的讲究,即遇到重大演出全体行当演员都要参与。在今年的武戏展演排演过程中,国家京剧院3个演出团经过梳理自荐、邀请院内外专家出谋划策,在剧目选择上独具匠心,不仅有场面壮观的《三打祝家庄》,还有角色丰满的《劫魏营》和轻松有趣的《棋盘山》,10出折子戏群英荟萃,让中坚力量和武戏新秀尽显所能。

  2004年,演员田磊参加第四届中国京剧艺术节武戏擂台赛拿了金奖,2012年来到国家京剧院后,在文武老生领域有了更大突破。在2018年首届武戏展演上,田磊在《长坂坡·汉津口》中前饰赵云后赶着饰演关羽,今年在大戏《劫魏营》中塑造的甘宁是抓住机遇献上战策的大将军,文武兼备的田磊将人物演绎得活灵活现。

  “此次复排《劫魏营》,由75岁高龄的国家京剧院导演高牧坤担任剧本改编和复排导演。他对这出戏要求十分严格,每天很早便到排练场指导演员,一招一式亲自示范。我们走一遍的戏老人家能走上三遍。”田磊说。从定妆照的拍摄到剧本、唱腔的整理,高牧坤为整出戏增加了文戏唱段,还拔高了武戏的分量和难度。剧中有场群体马舞的戏,要求所有演员的表演要整齐划一,而这也很好地体现了国家京剧院“一棵菜”的精神。

  宋晨表示,武戏展演事关武戏发展和武戏演员培养,国家京剧院将不断总结经验,结合剧院人才培养计划,邀请老艺术家和专家坐镇把关,激发青年演员的干劲,逐步推出更高水平的剧目和更多优秀的武戏人才。 (记者 连晓芳)